耶魯教授直言:我們的教育正在制造聰明卻極端迷茫的年輕人!

威廉·德雷謝維奇

在藤校經歷了24年:在哥倫比亞大學攻讀本科及博士,在耶魯大學任教十年。2008年,他決定辭去教職,并發表了一篇文章——《精英教育的劣勢》,引起了廣泛的討論,網絡點擊率超過100萬。后出版《優秀的綿羊》一書,進一步反思精英教育:這一系統到底能給孩子們帶來什么,它對我們的社會有何影響,我們怎樣才能改善這一體系。

今天就和小編就一起來看下這位耶魯教授是怎樣看待現在的精英教育的:

精英教育下,聰明卻極端迷茫的年輕人

精英學生光鮮外表內,有令人窒息的恐懼和空虛

我在常青藤教過的優秀學生不勝枚舉,他們頭腦聰明,心思縝密,富有創造力。跟他們交談,向他們學習是件很愉快的事。不過他們中的大多數都只滿足于他們所受的教育為他們規劃好的東西,很少有人會想去打破常規。

他們陷入了特權的泡沫,千篇一律地朝著同樣的方向發展,非常擅長于他們所做的但卻不知道為什么要做這些。

看起來這些人都在大學里游刃有余,但實際上,完全適應的表象下,隱藏著深入骨髓的恐懼,焦慮,沮喪,空虛,迷茫和孤僻。最近一項關于藤校大一新生的大規模調查顯示:新生的情緒健康狀況跌至25年來最低水平。

精英大學的入學標準非常極端:成功入學者在未來的人生中絕對不能失敗。所以一旦進入藤校,這些學生就一定要保證自己是個成功者,任何一點不成功的可能性都會讓他們感到恐懼和迷惘。

我們讀大學到底是為了什么?

精英教育體系下,有意義的人生就是富裕,證書和名聲。

如今人們談論大學教育時,常常、出現一個詞:“投資回報率”。但似乎沒有人會問:所謂“回報”應該是什么,只是多賺一些錢?

教育的唯一目的就是為了找到一份工作嗎?我們讀大學到底是為了什么?

大學的首要功能應該是教人思考,而不只是掌握某門專業知識。它可以讓你在離開家庭之后,在開始工作之前,能有幾年時間與現實世界保持距離,并利用這段時間深入思考各種事物,比如說“如何構建自我”。

精英學校一向強調公平,卻正在加劇社會不平等

眾所周知,在哈佛大學,富人們把他們的孩子送進學校,孩子在那里學會了走路,說話,像富人那樣思考。精英學校一向強調公平,可問題是,他們的做法真的公平嗎?

走在任何精英大學的校園里,你會發現這樣溫馨的場面:白人商務人士及專家的孩子和黑人、亞裔、拉丁裔商務人士和專家的孩子們一起學習,一起玩耍。但這并不意味著斯坦福是一個公平社會。事實上,現有的招生政策并不利于工薪階層和窮困地區的白人家庭,他們很難進入重點學校。

毫無疑問,這種精英教育系統正在加劇社會不平等,阻礙社會流動,延續特權,并制造出與社會大眾極其疏離的精英階層——而這一階層理論上是要領導社會的。

富裕家庭幾乎從小孩出生那一刻起,便開始花錢買通進入精英大學的路!精英大學不僅無力扭轉社會不平等加劇的趨勢,它們的政策事實上正是在加劇不平等。

我們需要的教育不是精英制,而是民主制

總的來說,我認為上哪所大學并不那么重要,全國各地依然有許多不錯的公立大學,這些學校的教學雖然不夠個人化,但學生總體的社會經濟背景卻非常多元,你可以在這里學習到不少寶貴的經驗知識。

在我看來,我們當前的教育機制必須減輕等級體系。平權方針應基于階級而非種族。更廣泛地講,這些學校需要重新審視自己的價值觀念。如果它們真的打算培養出更加出色的領袖,它們就得問問自己究竟該需要提高學生的哪些素質!

我們真正需要的是創造一個你不必去常青藤或任何私立學校就能受到一流教育的社會。我們曾試過貴族制,我們也試過精英制,現在是時候試試民主制了。

客官,點個贊~

客官,點個贊~

女子张腿男子桶视频